成都医生夫妻主动支援藏区 7岁女儿”拼音信”令人泪目

2020-01-13 15:44 来源:封面新闻 分享到:

“爸爸,我很xiang(想)你。sui(虽)然你们走了,但是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爸爸,我yao(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2019年11月,在微信朋友圈的一封信令人动容。

2019年11月,7岁女儿写给刘凯的信。

这封信中的“爸爸”是成都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核工业四一六医院普外科的医生刘凯。2019年,36岁的他和35岁的妻子踏上四川藏区的土地,克服恶劣的自然环境,为健康扶贫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不恋都市繁华 80后夫妻主动援藏

健康扶贫是脱贫攻坚的关键。健康扶贫开展以来,四川有无数名医生前赴后继奔赴藏区,切实提高当地医疗条件,改善群众就医环境。刘凯就是其中一人。

2018年,成都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核工业四一六医院在院内征集医生,报名参加对阿坝州小金县、黑水县的对口支援“传帮带”工作。这里海拔3000多米,自然条件恶劣,刘凯却主动报名,“我条件合适”。最终,他顺利成为对口支援的一员,于2019年1月赶赴阿坝州的小金县,挂职小金县人民医院院长。

其实,在刘凯做决定时,刘凯的妻子——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超声科的医生,早在两年前,也决定援藏,到甘孜州参加肝包虫病的防治工作。在刘凯出发后的2019年6月,妻子也出发前往甘孜州。

阿坝州的小金县距成都200多公里;甘孜州距成都600多公里,开车14多个小时,同属于高原。长期生活在平原的刘凯和妻子,刚到高海拔地区,就开始克服困难,“刚去时,走路喘着粗气。冬天更难受,晚上必须盖两床被子,炉子开着、窗子关严,不然难以入睡。”刘凯说。妻子刚到时也出现了高反,头痛、睡不了觉,但她笑道,“工作久了,反而慢慢就适应了。”

刘凯和同事在当地开展义诊

心底的柔软 最牵挂7岁的女儿

刘凯的女儿今年7岁。他回忆说,当决定离开时,就一直给女儿讲爸爸妈妈为什么去支援。

当刘凯和妻子真正离开后,女儿开始显得些许不适应。比如说,一旦刘凯假期回去再离开时,孩子就哭着说“爸爸,你不要走嘛,你再多玩一天嘛。”这时候,刘凯有些心疼。但他会告诉女儿,“我们活着不能光想着自己,这世界上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帮助的人,需要医疗援助的人。爸爸妈妈做的是很伟大的事。”

刘凯告诉记者:“如果让我重新选,我还是会这么选,因为我做的是正确的。父母以身作则很重要,我相信,她长到了遇到需要帮助的人,也会去帮助他们。”

同样面对女儿,刘凯的妻子显得更为坚强,“我走的时候,女儿一直哭,但我忍住了不哭,不然孩子更难受。这段经历对她或许是个好事情,或许她会更独立。”

妻子手机里的照片很多是女儿的,想念时就看一看,但她极少给孩子打电话,“怕影响她情绪”。有一次,女儿说,想用写信的方式来表达对爸爸妈妈的爱。没想到,孩子真写了很多信,内容总让刘凯夫妇心头一暖,“每次文字差不多,画的画不一样,主要表达了:爸爸/妈妈,我是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精准扶贫 留下带不走的医疗队

回望2019年,在阿坝州小金县,刘凯在内的6名对口支援传帮带医务人员,通过组织查房、手术示教、疑难病例讨论、专题讲座等各种临床带教形式,为小金县人民医院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专业技术人才,缓解了当地医疗人才、技术短缺的严重问题,大大方便了群众就医,做到真正把技术留下来了。

就甲状腺疾病诊治而言,通过师带徒,“小金县人民医院的蔡志军等医生已能熟练掌握甲状腺疾病的基本诊断、基本治疗和对手术指征的把握等。而且,医院已常备甲状腺疾病的常用药物,缩短了甲状腺功能外送报告的时间。”刘凯说。

刘凯和同事正在义诊、发药

在刘凯的带领下,小金县人民医院填补了没有甲状腺专业科室空白。2019年5月3日,小金县人民医院正式挂牌“甲状腺专科门诊”,是阿坝州唯一的甲状腺专科门诊, “当地群众看甲状腺疾病,不用去成都等大城市医院,到县医院就能看了。”

教学、门诊、巡诊……一年间,刘凯已经和当地群众打成了一片,他也会在朋友圈帮贫困的牧民卖牛肉干。

2020年1月1日,刘凯的对口支援“传帮带”工作圆满完成,顺利回到成都,等到春节假期妻子回来,一家三口将再次团聚。

然而,对口支援传帮带仍然朝着伟大的目标前行。今年元旦前夕,成都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核工业四一六医院19名医护人员,前往小金县人民医院和黑水县人民医院,接替刘凯和同事的工作。在这里,新一批希望的种子,带着“不忘初心”的信念,等待破土而出。(封面新闻记者 宁芝

编辑:RW001

相关新闻

四川维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14000428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川新备13-00005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总)网出证(川)字第01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