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青年王诚:屡登高原拍下最美星空作品被央视新闻展播

2019-08-06 14:50 来源:华西都市报 分享到:

星空摄影师王诚。

王诚镜头下的星空。

  2018年12月的一个寒冷冬日,摄影师王诚站在甘孜雅江县海拔4000多米的高尔寺山上,身边陪伴他的只有一台相机、一个脚架、一辆车。但是,如果加上高原上空的漫天星辰,似乎并不难熬了。当双子座流星雨降落时,他抬头仰望,星空低垂仿佛触手可及。王诚知道,自己此时正在进行着夜晚的“光合作用”,当这趟旅程结束,他依旧要与星空暂别,回到喧嚣的城市继续生活。

  说到星空摄影,不少人会觉得这是浪漫而令人向往的爱好。但只有星空摄影师本人才知道,要拍出美妙而神秘的星辰,往往要抵抗高反、寒冷、寂寞等无数困难。作为一名“野生”星空摄影师,王诚从“小白”到自学成才仅花了3年时间。其间,他不仅在网络平台抖音中粉丝达到近15万,作品更是被央视新闻展播。“星空之于我,是一种心灵上的洗涤,洗去了城市带给我的浮夸。”

    踏上“追星”之旅坚持3年经历无数艰苦

  如同所有“野生”摄影师一样,王诚也是非科班出身的“摄影小白”。一直从事教育行业的他,之前从未想过会与摄影扯上半点关系。作为一个接触摄影时年龄已上30岁的人,要开始这项爱好,不仅需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还要学习枯燥的理论知识。“不要逼30岁以上的人学东西。”这是王诚的原话,但兴趣绝对是最好的老师。

  如果没有看过高原的浩瀚星空,也许不会有王诚后来的故事。3年前,34岁的他第一次在宝兴县达瓦更扎邂逅了美丽的星辰,彼时的他带着一台二手单反,与女友驱车6个小时到达高原,看着星空整夜未眠。3年之后,当年的女友已成妻子,星空是他们的见证者,也成就了王诚的摄影生涯。

  王诚说,3年间他做得最好的事情就是坚持:坚持一个月至少外出拍摄一次,坚持不断在网络中更新作品。譬如去年底在甘孜州迎接双子座流星雨,4000多米的海拔让同行伙伴都感到不适,只能将车停在高尔寺山下休息。只有王诚独自驱车上山,在山上拍了一个通宵。“当时头很疼,知道自己有点高反。但这种机会太难得,所以坚持下来。”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西藏冈仁波齐山,4月份时正是山中野狗出没的时节,王诚进了山才知道这个情况。但星空不等人,如若放弃拍摄,下次不知何时才能再来。“当时旅店老板带着铁棍和我一起上山,我们躲在车里,将设置好参数的单反架在离车不远的地方,窝了一夜。”回想起来,王诚仍感到后怕,因为在无知的情况下与危险擦肩而过,需要足够的幸运。“星空摄影条件很艰苦,不是大家想象的在旅游中拍几张美照。我们经常在高原上裹着3层羽绒服还觉得冷。”

    梦想建立“暗夜保护区”相信夜晚也有“光合作用”

  在遥远的新西兰,有个美丽的小镇叫做特卡波,它还有一个更特别的别称——星光小镇。特卡波的夜空静谧而璀璨,繁星如尘,银河和大团星座清晰可见,幸运的话还能看到流星划过夜空。但这样的美景来源于当地人的努力,特卡波人从1981年就开始减少使用灯光,使得光污染减少。2012年,特卡波小镇所在地成为了“国际星空自然保护区”。

  在城市之中,因为灯光的映射,人们难以看到繁星。一出生就身处城市的孩童,几乎没有看到过璀璨的星空。“看星星变得越来越难了,以前在农村还能依稀看到,现在可能要去川西一带才能看到星空。”走在城市的街道上,汽车前照灯、大厦上亮眼的广告灯牌、商场外旋转的霓虹灯,这些灯光会晃花王诚的眼,让他郁闷不已。

  “其实,夜晚也能进行‘光合作用’。被星空照耀过的人,内心会产生一种能量,会洗涤掉城市中的喧哗。这,是城市里的灯光无法带给我的。”

  当下,外出看一次星空,需要大量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这也让王诚有了更深一层的思考。“川西的星空非常美,我们能不能也打造一个‘星空小镇’?能不能也在城市中设置一片‘暗夜保护区’?让我们的后代,在城市中也能拥有一片星空。”现实中,王诚一直在行动,他与伙伴合作经营了一家民宿,在夜晚只使用小功率的灯具,将光芒还给星空。

  前段时间恰逢高考,王诚的抖音账号被高三的学子们占领,他们纷纷对着王诚所拍下的星空许愿,希望能够金榜题名,考上心仪的大学。“星空总会带给人力量。”王诚说,将星空的力量传递给更多人,是他一直不懈的动力和追求的目标。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雨心

编辑:RW001

相关新闻

四川维客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14000428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川新备13-00005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总)网出证(川)字第01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1120180009